當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讀會 -> 正文
老表進了致富門
發佈日期:2021-01-11    作者:章小兵 閲讀:

“咚!咚!咚!”難得一個星期天,原準備睡個懶覺,敲門聲卻一聲連着一聲地響起來,瞄一眼手機上的時間,才不過早上6點多鐘。誰這麼早串門呢?我潦草地穿起衣服,匆匆開了大門。

“老表!”我們幾乎同時喊了起來。老表與我同庚,屬虎,今年59歲。雖然是在深冬,老表卻穿得單薄,一件不太厚的滑雪衫,一雙半筒的皮棉鞋,難得地戴了一頂絨線帽子。在我的印象中,老表可能是做木匠的緣故,家裏這幾年又頻遭變故,平時就不修邊幅,説不上是邋里邋遢,也説不上是清清爽爽。此時,老表在我的眼中雖然瘦了一圈,但渾身卻透着精氣神。

“老表,把這個拿進去!”老表手中拎着一個大塑料袋,袋子中裝了兩隻新鮮的黑山羊腿。起碼有三十多斤。難怪,老表頭上有汗,他拎了這麼重,爬到五樓,又是大病初癒之後。老表見我有堅拒的意思,他卻跨進屋內,把黑山羊腿徑直拎到我家的廚房裏,便坐在沙發上,擺出要與我長談的架勢。老表善於説故事,他與他的一家,就有許多説不完的故事。

上個世紀八十年代,老表帶人到上海搞裝潢,是村裏最早富起來的人。沒有想到,最近這十多年內,不幸卻接踵而至。十五前,他做工時摔壞了腿。十年前,他的妻子患上尿毒症,靠着一個星期3次的透析維持生命。更讓他不能接受的是,他的小女兒又患上嚴重的憂鬱症。這些事,接連而來攤到誰,誰都撐不住。老表卻堅強地支撐下來。他咬着牙支持大女兒從高中讀到大學。小女兒讀讀停停也堅持讓她上了大專。為了農事與家事兩不誤,他送愛人到縣醫院透析,專門選擇晚上,白天,他要做農活沒有時間陪護。

五年前的一天,他在醫院的陪護當中,得知養殖黑山羊能致富,他想到自己住地背靠大山,黑山羊可以山上放養。為此,他匆匆趕到一家黑山羊場實地考察。回家後,他就摩拳擦掌地要養殖黑山羊。對於老表這户深度貧困户,縣、鎮、村正愁着找不到一個幫其脱貧的好路子,聽了老表的謀劃,縣、鎮、村的扶貧領導立即聞風而動:第一筆購買黑山羊種苗的10萬元無息貸款撥下來了;第一間黑山羊的羊舍建了起來;第一條通向老表家的那條山路也修通了。經過五年的苦心經營,老表的黑山羊也從開始的四五隻,發展到近兩百多隻。

如果一切都這樣順湯順水的話,老表一家不僅脱貧沒有問題,還能成為村裏致富標兵。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去年,老表突發腦梗,必須要到省城大醫院做手術,而表嫂又雪上加霜,甲狀腺要做切除大手術。虧得縣醫院領導與扶貧辦領導的通力協作,老表與表嫂同時安排住進了省立醫院,一個在這個手術室開刀,一個在另一個手術室開刀。局包村的領導市裏來的張局長,平時常常上門為老表出謀劃策,老表與表嫂住院了,張局長專程趕到省立醫院。張局長拉着老表的手説:“老朱啊!你真堅強啊!”老表的手術很大,要不是來到省城大醫院,要不是治療及時,那後果不可設想。老表沒有想到的是,老表與表嫂這次在省立醫院光醫療費就高達30多萬元,要是過去不説傾家蕩產,他與表嫂都沒有命了。這次,在張局長的幫助下,醫療費用全部解決了。

老表本以為自己在省城住院期間,黑山羊無人管理不説餓死了,也都跑光了,沒有想到扶貧專幹特意安排專人放羊,一隻黑山羊也沒有丟失。到了年底,因為種種原因,黑山羊不好賣,鄉鎮幹部義務為他做起了銷售員,幫忙在網上推銷。老表本以為自己一家因此會在脱貧路上掉隊,但經過第三方評估,他順利地拿到了“脱貧光榮證”。老表是一個堅強的人,當年,他腿摔斷了沒有哭;妻子得病他走投無路時沒有哭;在省城夫妻倆人同時做那麼大的手術時,他沒有哭,捧着“脱貧光榮證”,他卻抹起眼淚來。

望着坐在沙發上侃侃而談的老表,我為他不僅闖過了生死劫,而且還跨進了致富門感到高興。性格倔強的老表知道,他縱然有天大的本事,如果沒有黨和政府的關愛與扶持,他和他的一家的日子將不可想象。老表説,他經歷了很多,也想了很多,覺得脱貧致富的路上,沒有知識不行,大女兒大學畢業後,他準備讓大女兒與他一起辦黑山羊養殖場。好在老表大女兒與老表的心是相通的。
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用户名  密碼 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視覺焦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