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讀會 -> 正文
善忠的新房夢
發佈日期:2021-01-08    閲讀:

善忠的新房夢由來已久,幾十年來,種子一樣在他心中萌動。衣食住行是人類生活的基本要求,村裏人家的住房改善了一茬又一茬,自己卻在這搖搖欲墜的土坯房裏生活了大半生。可由於自身條件的限制,每一次,芽孢還沒有露頭,便又悄無聲息地熄滅了。

然而今天,善忠的新房夢就要實現啦!

在挖掘機誇張的長臂下,四壁斑駁的老屋搖晃了一下,又搖晃了一下,然後像一頭瘦骨嶙峋的駱駝,發出最後一聲喘息,四腳朝天,轟然倒下,一團灰色的煙霧騰向晴朗的天空,彌散開去,又慢慢地落下,消散。

三開間的土坯房,足足有六十年的歷史了。善忠就出生這土坯房裏,並且一住,便是大半生。

別看善忠個頭大,身體壯實,但腦瓜子不太靈活,讀書時,年年留級,小學沒畢業,便回鄉務農。不過,在農村,還算一個識文斷句的人。對於農活,他同樣是外行,犁田不行,耙地不行,甚至連插秧也是歪歪扭扭的,不成行。父母看在眼裏,急在心裏,但有什麼辦法呢?生成的眉毛長成的相。

善忠性格拗,認死理,逆反心理重,特別是父母的話,根本聽不進去,叫他上山,他要下河;叫他挑撐鎬,他要擔稻蘿。俗話説:家和萬事興,可想而知,這樣的家庭怎麼能興?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,在親朋好友的撮合下,落實了婚事。但老婆有智力障礙,混混沌沌,分不清是非輕重,把這個本來就不堪一擊的家鬧騰得雞飛狗跳。

那時,正值分田到户,農民們幹勁十足,農村經濟取得了長足發展,農民們紛紛改建住房,新式的磚瓦房取代了曾經的茅草屋和低矮的披廈,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末,村裏人家基本建起了新房。而善忠家,因為條件不許可,一家人依然蝸居於老屋。

再後來,善忠有了兩個兒女,條件更是一日不如一日。有一天,在堆草堆的時候,人家提醒他:“趕快下來,草堆要倒了。”他以為人家捉弄他,依然在那裏漫不經心,悠哉遊哉。不一會兒,轟嗵一聲,草堆倒了,他被重重地摔到水泥地上,摔斷了腰椎。

到醫院裏治療了一個來月,醫生告誡他,出院後,要在硬板牀上平躺三個月,才有可能慢慢地恢復。他哪裏聽得進去,不到一個月,就自作主張下地行走,導致腰椎畸形,無法恢復,落下終生殘疾,只能拄拐行走了。村裏人無不搖頭,本來還有一個健康的身體,總能把日子對付過去,現在倒好,雪上加霜,連基本的勞動能力都喪失了。一大家子人,老的漸老,小的還小,今後的日子怎麼過?

到了本世紀初,村裏又掀起改善住房的浪潮,按照政府規劃,紛紛搬離地勢低矮的老莊台,把新房向公路兩邊集中,清一色的樓房,單門獨户,自帶院落,裝修豪華。這時,善忠一家的老房子更像一艘汪洋大海中的小船,在風雨中飄搖,與周邊的環境格格不入,特別刺眼。

幸運的是,他趕上了好時代,全國上下掀起了扶貧攻堅的浪潮。像善忠這樣的家庭理所當然地劃歸到低保户的行列,一家四口均為扶貧對象。

油來了,米來了,扶貧工作組來了。工作組的工作非常細緻,認為他家的住房急需改建,於是,請來鑑定單位完成了對他家房子的鑑定,確定為危房,接着爭取項目,在各級政府的合力下,終於落實了危房改造資金。

善忠做夢也想不到自己這輩子還能住上新房。看着破舊的老屋沒一會兒工夫便化為一片瓦礫場,善忠拄着拐,一步一瘸,走到村支書前,抹着眼淚,一個勁地説:感謝國家,感謝共產黨!

老屋推倒了。不久,在這片土地上,一座嶄新的民居將迎着曙光拔地而起!善忠做了大半輩子的新房夢就要實現了。
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用户名  密碼 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視覺焦點